我的位置:首页 > 法治新闻 > 孙杨还有机会“脱罪”吗?国际法得这么玩
针对继承类纠纷,律赢时代提供0元启动法律程序服务!
在线咨询
电话咨询:4006-119-088

孙杨还有机会“脱罪”吗?国际法得这么玩

发布时间:2020-03-03 浏览次数:101 标签:孙杨
2月28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对孙杨作出禁赛8年的裁决,如果说这一超乎寻常的严厉裁决令我们震惊的话,那么,时隔一日,看到孙杨律师团队回应此事的《律师声明》,更是令我们再度震惊。因为该《声明》除了用大量煽情的语言,来描述所谓的“邪恶战胜正义、强权取代公理“等“阴谋论”之外,关于法律方面的阐述和论证明显没有把握住仲裁方面的要害,其大致内容如下:

1、国际体育仲裁院(CAS)偏听偏信,基于谎言和偏见,作出了黑白颠倒的仲裁裁决。

2、2018年9月4日赛外检查中,检查官假公济私、公报私仇,提供不实陈述。

3、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在本案中,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

4、部分国际体育组织拥有强权,且独断、专横,甚至带有民族偏见、国家立场,严重违背体育精神,侵害了运动员的正当权益。

5、感谢各界长期支持,特别感谢中国游泳协会第一时间发声。

按照上述内容,基本上可以理解为这些所谓的“国际强权组织”,和孙杨有着“血海深仇”,一起“分工合作”联手“绞杀”孙杨,这样的说法,似乎颇能迎合大众的观感,但逻辑似乎又不那么严密。

由于这个案子涉及体育领域里众多的国际条约、国际组织以及仲裁程序等专业知识,在此,笔者尽可能以最通俗的语言,来向大家介绍和分析一下,这些组织和机构,到底和孙杨是何等关系?

先来说说作出裁定的国际体育仲裁院(CAS)。


国际体育仲裁院(CAS)


你可以把这个仲裁机构理解为一个特别法庭,这个法庭比较特别之处在于法官(仲裁员)是可以选择的,原、被告双方各指定一位仲裁员,而仲裁庭长则由仲裁机构指定。

本案中,由于孙杨和国际泳联(FINA)是共同被告,所以被告方的仲裁员是由孙杨指定,并经国际泳联(FINA)同意的,理论上,这位仲裁员至少对孙杨方面的利益有所维护的(实际是否有维护后文会有描述)。

国际泳联(FINA)的立场就更不必怀疑了。国际泳联(FINA)之所以成为本案的共同被告,就是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指控此前对孙杨的处理“过轻”,有“包庇”孙杨之嫌,所以,如果国际泳联(FINA)也算“强权组织”的话,我们恐怕要呼吁的是这样的“强权组织“还不够强、不够多。

至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其实它并不是一个执法部分,这个机构更重要的职责是制定规则,同时进行普法教育,有时候也会去主动行使监督权,这次它对国际泳联的处理意见不满,就向国际体育仲裁院(CAS)提起仲裁,而不是自己操刀改判,这就属于行使监督权。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


顺便说一下,中国也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的成员国,我国著名冰雪运动员杨扬最近还被选为该机构的副主席。

看了半天才发现,原来在这些所谓的国际体育“强权组织”中,居然还都有孙杨的“自己人”。这么说来,在本案的最初阶段,孙杨方面说不上“拿了一手好牌“,但局面至少不算被动,但为何最后却得到如此“一败涂地”的结果?

这个疑问,今天看到孙杨法律团队以这样的认知去制定辩护策略,多少也算找到了一些答案。


孙杨和他的法律团队
孙杨和他的法律团队

我们还是先从《声明》中被称为“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说起吧。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在本案中行使的是监督权,而不是裁判权,所以,孙杨团队于WADA“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这一认知无疑是错误的。

而孙杨团队和WADA在仲裁庭上的大量辩论都是围绕“规则认定”展开的,孙杨方面公开质疑和对抗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的规则,这更是一个策略错误,且不说规则遵循者和规则制定者去争论规则适用,在专业上被碾压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作为裁判员即便承认失误,所影响的也无非是一个具体的案子,而WADA作为规则制定部门一旦承认失误,就会从全球各地冒出19000多个“孙杨”来挑战其公正性和权威,这对于一个本来就是“砸人饭碗”的机构而言,是绝不可承受之重。

再来说说国际体育仲裁院(CAS),我们先从孙杨的“自己人”为何“叛变”说起。

这位叫做菲利普.桑德斯的英国教授虽然由孙杨方指定,但其基本职责还是个主持正义的裁判员,而不是替人消灾的律师,所以要帮助孙杨也只能是暗帮,不能明帮。

从网上流传出来的一些庭审记录看,这位仲裁员不可谓不帮忙,利用提问的机会,多次提示孙杨团队要注意几个关键问题:


一是不能将希望(防线)全部建立在“检查组”被认定不符合规范之上,因为这种做法类似赌博,一旦被突破将全军覆没,十分危险(果然被言中);


二是利用提问暗示孙杨存在对医生、团队及亲人的“高度依赖“,但似乎孙杨方面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更没有作必要的切割;


三是多次提示孙杨的表态要慎重,但从孙杨尤其是后期的表现看,几乎完全被带偏,指责WADA规则、指责WADA人员,这都会让仲裁员们内心更加坚定地认为,孙杨对WADA及其规则有偏见,所以他的拒检行为,从根本上就是故意的。


最后再来说说孙杨方面最耿耿于怀,也是矛盾焦点的“调查员”。笔者始终认为,孙杨法律团队将矛头直指“调查员”是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先不讨论“调查员”有没有公报私仇、虚假陈词之类尚无定论的事实,我们先厘清一组关系:

1、“调查员”代表谁?

“调查员”受雇于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而IDTM公司则接受国际泳联(FINA)委托开展调查,也就是说,“调查员”代表的是国际泳联(FINA)。

2、本案中国际泳联和孙杨是什么关系?

在本案中,国际泳联(FINA)和孙杨是共同被告,换句话说,就是同一战壕的队友。

3、孙杨团队对“调查员”穷追猛打意味着什么?

照理说,孙杨团队应该集中火力,抗辩原告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提出的各项指控,但孙杨团队却好像不在状态,把“主攻对象”指向“调查员”,也就是本案的共同被告之代理人穷追猛打,这样的应对策略真是令国际泳联(FINA)啼笑皆非。因为国际泳联(FINA)此前对于此事的基本态度是认为双方都有不当之处,故而采取各打50小板,息事宁人的做法,也正而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告上法庭。因此,孙杨方面最佳的策略就是配合国际泳联(FINA)说这个事情实在是当时大家沟通出了一些误会,皆非本意即可,但孙团队非要指责对方的错误很大,必然招致强大的反击,这也就被动暴露出本方更多、更大的问题。

因为策略上的错误,孙杨团队在一年多的仲裁过程找那个越来越被动,以至于到最后几乎可以用 “众叛亲离“来形容,特别说明一下,前面所说的”一败涂地“,并非夸大其词的文学表述,而是实实在在的仲裁结果:

1、禁赛八年的“双顶格”处罚(故意拒检+二次违禁),远远超出绝大部分人的认知和接受范围;

2、三位仲裁员对此达成一致意见,也就是说,这一次,连孙杨自己指定的仲裁员也没站在他这一边。

3、共同被告国际泳联(FINA)第一时间接受了裁决结果,没有表示要上诉,甚至连遗憾都没有表达。

孙杨的法律团队已经表示对仲裁结果不服,要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诉,除此之外,他们还准备依法维权,起诉兴奋剂调查官,起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如果孙杨团队延续这样的应诉策略,并采取前述动作的话,最终的结果将十分悲观。

在笔者看来,孙杨被禁赛8年,不能说完全没有其它案外因素在起作用,但案外因素越多,对孙杨越不利。因此,如果孙杨要“脱罪”,就必须掌握国际诉讼的技巧,淡化政治因素而强化法律因素,并对应诉策略做重大调整,基本思路如下:

首先,孙杨及其团队没必要把国际体育仲裁院(CAS)、 国际泳联(FINA)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以及他们的代理人全部骂个遍,更不必公开威胁要起诉他们。

一则他们根本就不怕,二则你越是这样,人家就越认为你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越相信自己的判断和行为是正确的,也更加坚定地认为2018年9月4日你就是用类似方式“威胁”检查员的。

反过来,如果你感谢人家,感谢人家辛勤的工作,感谢人家至少证实了你未曾服用兴奋剂的清白,同时也提出对裁定结果持不同意见,各方的接受程度是否会更高一些呢?

其次,不必过于纠结于调查员有无资质的问题。

一行三人中有人有资质也有人没有,注定这个问题不可能会有一个“非黑即白”的答案,故而不存在“颠倒黑白”之说。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关心的是你孙杨配合了59次,为何这次突然不愿配合?你需要回答的是配合59次说明自己一直对规则是尊重服从的,而这一次则是调查组人员的特殊反常行为导致本方警觉,以至于在其后的交流过程中产生过度反应。

记住,这里强调的是特殊反常行为(如,衣着打扮、暗中拍照等),而不要去跟人家争论对规则的理解,更不必要在这个场合去挑战规则的合理性。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要在全球顺利开展工作,绝不会允许所有的运动员按照自己的理解去任意解释规则,这是他们的底线。

但对于具体个案中某个运动员所遇到的一些特殊情况,他们的容忍度和接受度会大许多,毕竟,穿着大裤衩偷偷对运动员拍照的检查官,并不可能经常会出现的,孙杨只要把这件事情描述得足够特殊,仲裁员或许就会接受这确实是一个特殊情况。既然事出有因,或许就情有可原。

最后,孙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厘清本人和团队成员之间的关系。

无论当晚检查官是否存在问题,孙杨一方毫无疑问是存在过度反应的,但具体到孙杨本人,至少在刚开始阶段是积极配合的,不仅准时抵达,按照兴奋剂检查的各项规定积极配合抽检,即便发生质疑以后,很多有争议的言行并非出自孙杨本人,而是来自其团队成员(有的甚至还称不上是团队成员,如小区保安)。

但遗憾的是,最后这些言行都被叠加到孙杨身上,并由孙杨统一“买单”,这显然是孙杨“无法承受之重”,所以,孙杨的律师团队真正要做的,是能在厘清事实真相的基础上采取必要“切割”,对孙杨的处罚或许才能迎来一丝转机。

所以,孙杨与其要去起诉药检调查官、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还不如换个新奇的打法,比如在国内起诉自己的队医、工作人员、甚至家人、保安,通过司法途径证明他们当时的言行,并不代表孙杨本人的真实意愿,且孙杨并没有能力控制他们。如果这样的结论能够尽快形成司法文书,并成为新的证据,或许对于接下来的瑞士联邦最高法院的审理,会起到那么一点点作用。

同类推荐

律师在线预约 10分钟内在线响应
一键找律师
诉讼指导
案件追踪
公检法通讯录
4006-119-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