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法律案例 > 对父母尽更多赡养义务的子女,是否可多分遗产?
针对继承类纠纷,律赢时代提供0元启动法律程序服务!
在线咨询
电话咨询:4006-119-088

对父母尽更多赡养义务的子女,是否可多分遗产?

发布时间:2020-04-20 浏览次数:199 标签:遗产继承

对父母尽更多赡养义务的子女,是否可多分遗产?


        “养儿防老”这是中国上千年以来的传统思想,但已经不再适宜现在的时代。有一对老夫妻育有四个女儿,并无儿子,但他们的晚年依然得到了很好的照料。然而他们去世后,女儿们开始因为他们留下的遗产发生了矛盾。


案件回放


  李老太与被继承人樊老头系夫妻关系,二人共生育四女即本案原、被告,分别为长女樊某甲,次女樊某乙,三女樊某丙,四女樊某丁,后四个女儿均相继出嫁,二老独自在家生活。


  1999年左右,四女樊某丁与丈夫离婚,带着年幼的儿子小韩回到娘家与父母共同生活,三个姐姐偶尔来探望父母。2003年,樊老头夫妇与四女樊某丁签订赡养协议,约定二老由女儿樊某丁照料直至百年,二老将现有的三间土墙房等财产赠与女儿樊某丁,但二老在世期间樊某丁不得处理。

  2008年至2009年,樊某丁将樊老头夫妇原有的三间土墙房扒除后重新建造了二层楼房,后又陆陆续续建造了其他房屋。 

  2010年,李老太去世。

  2016年6月,樊某丁、小韩和樊老头共同居住的房屋被征收,三人分别与拆迁公司签订了征地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安置协议书。其中,樊老头名下被拆除房屋系樊某丁建造的二层楼房,其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系由樊某丁代签,其名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共有拆迁补偿款952583元,该款系樊某丁领取并保管。


  2016年7月27日,樊老头因病去世,未留下遗嘱和遗赠扶养协议,其父母均先于其去世。樊老头夫妇的丧事相关事宜及费用均由樊某丁一人负责。


  后樊某甲、樊某乙认为樊老头名下的拆迁利益属樊老头留下的遗产,诉至法院要求分割。

法院判决

  樊老头名下的拆迁补偿款952583元属其遗产,鉴于樊某丁对樊老头尽了主要扶养义务,故樊某丁可继承上述补偿款55%的份额即523820.65元,樊某甲、樊某乙、樊某丙各继承15%的份额即142887.45元。因上述款项均在樊某丁处,故由樊某丁向樊某甲、樊某乙、樊某丙各返还142887.45元。


  后樊某丁不服判决,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经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调解,樊某丁补偿樊某甲、樊某乙各人民币5万元,樊某甲、樊某乙、樊某丙不再对樊老头夫妇留下的遗产主张权利。

法官说法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樊老头名下所获拆迁利益是否属其遗产。


  樊某甲、樊某乙认为,樊老头、樊某丁和小韩作为三户参与拆迁时为追求利益最大化将樊老头、樊某丁分别建造的房屋作为共同面积进行了分摊,是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进行了房屋面积的置换,现房屋已经转化成拆迁利益,故樊老头名下所获拆迁利益应作为其遗产由四姐妹平均分割。


  樊某丙、樊某丁则认为,樊老头名下被拆房屋系樊某丁建造,所获拆迁利益也应归樊某丁所有,不属樊老头的遗产,不应予以分割。


  法院经审理认为,樊老头所获拆迁利益源于其作为乙方被拆迁人与甲方房屋拆迁有限公司签订的征地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安置协议书。虽然樊老头名下被拆迁房屋系樊某丁建造,但该协议书本就是樊某丁代樊老头签订,表明樊某丁对该协议书的内容是知情的、认可的;且在该协议书签订的前后,樊某丁未与樊老头对该协议书载明的拆迁利益由谁享有作出与协议书不一致的约定。故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樊老头作为签订案涉征地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安置协议书的一方因该协议书的约定所获利益应由樊老头本人享有。即樊老头名下所获拆迁补偿款共计952583元应属其遗产。

  关于遗产如何分割。《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三条第三款明确规定,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或者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樊老头只有四个女儿是其继承人,其中三个女儿只是偶尔回家探望老夫妻,只有四女樊某丁在樊老头在世时长期与其共同生活,对樊老头尽心照料,可以认定樊某丁对樊老头尽了主要抚养义务,故法院作出上述判决和调解。 


        这个案子是四个姐妹之间的纠纷,并不牵涉到兄弟。然而,即便老人有女又有子,只要是老人没有留下遗嘱,女儿对老人尽了主要赡养义务,儿子不尽或者尽了很少的赡养义务,仍然应当是女儿分得更多的财产。因为权利与义务是对等的,并不因男女而有别。

同类推荐

律师在线预约 10分钟内在线响应
一键找律师
诉讼指导
案件追踪
公检法通讯录
4006-119-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