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法治新闻 > 中国公民王树振起诉美国联邦政府,索赔1.36万亿美元(附起诉状)
针对继承类纠纷,律赢时代提供0元启动法律程序服务!
在线咨询
电话咨询:4006-119-088

中国公民王树振起诉美国联邦政府,索赔1.36万亿美元(附起诉状)

发布时间:2020-04-29 浏览次数:2840 标签:起诉美国,疫情
原告:王树振
被告一:美国联邦政府、
被告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被告三:美国国防部、

被告四:美国军事体育理事会


民事起诉状
原告:王树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天津市民,住址天津市东丽区,工作单位为南开大学,职务为英语教师。
被告一:美国联邦政府,法定代表人为唐纳德·特朗普,职务总统,联系方式为北京市朝阳区安家楼路55号;邮编:100600,电话:(86-10) 8531-3000;传真号码:(86-10) 8531-4200
被告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法定代表人为罗伯特·雷德菲尔德,职务中心主任,联系方式为北京市朝阳区安家楼路55号;邮编:100600,电话:(86-10) 8531-3000;传真号码:(86-10) 8531-4200
被告三:美国国防部,法定代表人马克埃斯珀,联系方式为北京市朝阳区安家楼路55号;邮编:100600,电话:(86-10) 8531-3000;传真号码:(86-10) 8531-4200
被告四:美国军事体育理事会,联系方式为北京市朝阳区安家楼路55号;邮编:100600,电话:(86-10) 8531-3000;传真号码:(86-10) 8531-4200

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原告所在国经济损失9.6万亿人民币(1.36万亿美元);2.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7.1元(1美元);3.请求判令被告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级公开媒体上向原告及原告所在国公开赔礼道歉,内容应针对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新冠病毒称为“Chinese Virus”的行为,道歉内容须经原告及受理法院确认后予以发布;4.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有关的案件受理费、评估费等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与理由:
2019年9月-2020年3月期间,被告一美国联邦政府及被告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明知流感患者中存在感染未确定类型病毒(新冠病毒)的情况下,故意对外以“流感”名义披露错误公共卫生信息,以掩盖本国出现2019新冠病毒疫情真实情况,并放任其传播蔓延至全球,其中,原告所在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因此受损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因本次疫情,中国原有的运行、生产、居民生活秩序受到严重破坏,原告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亦深受其害。以上被告的种种逃避通报、隐瞒真相行为侵犯了包括原告在内的全世界疫区人民的合法权益,对原告亦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和精神损失。具体侵权事实说明如下:

一、根据被告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官网公布的截至2020年3月7日的每周《美国流感监测报告》的报告(以下简称“美国流感报告”)显示,从2019年9月起截止至2020年3月的美国流感季,美国至少有3600万人患上流感,37万人因流感住院,2.2万人因流感死亡。与往年相比感染及死亡人数畸高。

二、2020年3月11日在美国众议院监督委员会就新冠肺炎举行的公开听证会上,被告二美国疾控中心负责人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亲口承认:在美国,不是每个城市、每个州、每家医院都有新冠肺炎监测系统,实践中一些“流感”死者实际上感染的是新冠肺炎病毒。此表明美国以所谓的“流感”或“超级流感”为名,掩盖大量因新冠病毒人员死亡的事实。基于美国至今仍未公开所称“一些”死亡人员的具体数量,原告有理由认为从2019年9月开始直至2020年3月期间以美国所谓“流感”统计死亡的2万人全部是新冠病毒死亡,并且亦有理由认为在3600万感染所谓“流感”、37万人因所谓“流感住院”的人员当中存在大量新冠病毒患者。

三、由于被告二美国疾控中心所谓名为“流感”实为新冠病毒的死亡病例是从2019年9月开始统计,结合上述第二方面事实,原告认为美国新冠病毒死亡病例早在2019年9月就已经在美国本土出现。相较于中国武汉2019年10月18日举办的世界军人运动会更早,足足早了一个半月有余。

四、自2019年9月美国出现新冠病毒死亡病例及大量名为流感实为新冠的患者开始至美国时间2020年3月11日首次公开承认止,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被告一美国联邦政府及被告二美国CDC故意隐瞒新冠病毒死亡病例,并将其归于流感,没有按照《国际卫生条例(2005)》第六条“每个缔约国应当以现有最有效的通讯方式通过《国际卫生条例》国家归口单位在评估公共卫生信息后24小时内向世卫组织通报在本国领土内发生、并按决策文件有可能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情况的所有事件,以及为应对这些事件所采取的任何卫生措施”等规定,及时如实向世界卫生组织进行通报。使世界各国放松警惕,使中国政府不能对美国来华人员采取适当的边境检验检疫及防控措施。

五、2019年10月18日恰逢武汉举办世界军人运动会,由于被告一及被告二对自身国境内出现新冠病毒事实的故意隐瞒,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及所属的武汉市无法对从美国疫区入境的由被告三美国国防部及被告四美国军事体育理事会负责的美国军运会代表团(官员、技术官员、运动员)进行特别的身体检验检疫,进而导致将病毒传染至武汉地区,致使武汉地区在武汉世界军人运动会2019年10月27日闭幕后当年11月初出现首例新冠病毒病例,并于2019年12月开始在武汉市区一些美国代表团下榻若干酒店及军运村(每个接待酒店中都有美国官员、技术官员,下榻酒店主要集中在华南海鲜市场区域周围,运动员在军运村)附近出现一定数量病例,更是于2020年1月中下旬开始在汉口区下榻酒店周围区域集中爆发,并随着中国一年一度的春运返乡而蔓延到全国,导致中国经济停摆至今,经济损失高达9.6万亿人民币(1.36万亿美元)。为此美国的故意隐瞒行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六、在武汉出现疫情后,中国政府积极向世界卫生组织及世界各国进行通报,并以牺牲武汉经济发展、武汉人民出行方便的巨大代价采取了前所未有的、以切断病毒传播链为目的的防控措施,而在此情况下,被告一美国联邦政府和被告二美国疾控中心仍然隐瞒真相,并堂而皇之公开将新冠病毒轻描淡写的界定为一场“流感”,并且害怕隐瞒行为暴露,在美国本地仅仅采取“必须具备明显感染症状+与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过”条件同时具备的消极标准来进行新冠病毒检测,证实了其不作为的主观故意及隐瞒美国疫情实际状况的真实意图。
七、作为被告一美利坚合众国象征性的元首和领袖,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于当地时间2020年3月19日美国华盛顿白宫出席美国疫情记者会时公开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the Chinese Virus),不顾世界卫生组织宣布的官方命名决定,违反《世界卫生组织命名新型人类传染病的最佳实践》中“在疾病名称中应当避免的术语包括地理方位(比如中东呼吸综合征、西班牙流感、裂谷热)、人名(比如克罗伊茨费尔特——雅各布病、恰加斯氏病)、动物或食物种群(猪流感、禽流感、猴痘)、涉及到文化、人口、工业或职业(如军团)和可煽动过度恐慌的术语(如不明、致命、流行)”原则,将病毒与中国进行关联,造成歧视,发挥了错误引导作用,对中国及中国人民的社会评价造成了贬损效果。作为中国公民之一员,原告认为被告一美国联邦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白宫发言的行为代表着被告一的行为,该行为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理应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

八、美国出现的新冠病毒疫情对武汉新冠肺炎患者及家属造成了巨大的人身及财产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公布:截至4月25日22时,中国累计确诊84330例,累计死亡4642例。这些都是血淋淋的生命及痛苦,除原告本诉外,包括中国新冠病毒患者及家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都将继续保留追究四被告责任的权利。

九、经中国政府新冠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自2020年1月23日起,武汉市全市封城,中国大量的企业单位停工停产以防控新冠病毒的传播,经济损失高达9.6万亿人民币(1.36万亿美元),致使原告至今无法开展正常工作,失去正常的收入来源,经济损失巨大,精神压力极大,四被告作为共同侵权行为人理应赔偿损失。

十、国家主权豁免原则尽管作为国际法的国际惯例,但其亦受到国家对等原则的约束,并且被告一并未签署《联合国国家及其财产管辖豁免公约》,所以在原告对于四被告赔偿责任追究权利亦应当得到对等保护。

综上所述,四被告对“新冠病毒”以“流感”名义披露以欺瞒大众、信息不公开等行为导致新冠病毒疫情全世界蔓延传播,其中受害国之一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且被告一将“新冠病毒”与中国进行故意污名化联系,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健康权、财产权等人身财产权益,对原告造成了巨大损失。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现向贵院提起民事诉讼,望贵院判如所请。


此致
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
具状人:王树振
2020年4月25日
作者:王树振

同类推荐

律师在线预约 10分钟内在线响应
一键找律师
诉讼指导
案件追踪
公检法通讯录
4006-119-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