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法律知识 > 离婚约定房产赠与子女,能否反悔撤销?
针对继承类纠纷,律赢时代提供0元启动法律程序服务!
在线咨询
电话咨询:4006-119-088

离婚约定房产赠与子女,能否反悔撤销?

发布时间:2020-05-22 浏览次数:227 标签:房产赠与

离婚约定房产赠与子女,能否反悔撤销?


夫妻双方离婚时协议约定将夫妻共有房产赠与子女,离婚后夫妻一方在赠与房产变更登记前反悔,主张行使任意撤销权撤销赠与的,经审查无欺诈、胁迫等情形,人民法院应不予支持;举轻以明重,离婚后夫妻一方在赠与房产变更登记之后反悔,主张行使任意撤销权撤销赠与的,经审查无欺诈、胁迫等情形,人民法院也不予支持;但是,若离婚后赠与一方发现受赠子女为自己的非亲生子而主张撤销赠与的,无论案涉房产是否完成产权变更登记,人民法院都应当予以支持,但赠与方在签署离婚协议时知道或应该知道该子女为自己的非亲生子女的情形除外。此时,法院应判决撤销夫妻对该子女的赠与,而不应仅判决受欺诈一方对该子女的赠与份额。

【案例1】李某某诉王某某离婚后财产纠纷案

【裁判宗旨】夫妻双方离婚时协议约定将夫妻共有房产赠与子女,离婚后一方在赠与房产变更登记之前反悔,主张行使任意撤销权撤销赠与的,人民法院经审查没有欺诈、胁迫等情形的,应当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

【案情简介】

原告诉称:原告李某与被告王某登记结婚后生育一子王小某。后,因感情不和经法院调解离婚。但,离婚时对于共同共有的房屋并未予以分割。双方通过协议约定该房屋所有权在被告王某付清贷款后归王小某所有。案涉房屋贷款尚未还清,房屋产权亦未变更至王小某名下,即还未实际赠与给王小某,目前还处于原告、被告共有财产状态,故主张撤销之前的赠与行为,依法分割该房屋。

被告辩称:离婚时双方已经通过协议将案涉房屋赠与王小某。正是因为原告同意将房屋赠与王小某,被告才同意离婚协议中其他加重我义务的条款。离婚已经对孩子造成巨大伤害,出于对未成年人的考虑,不应该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理结果】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上诉后,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总结】夫妻双方离婚时协议约定将夫妻共有房产赠与子女,离婚后一方在赠与房产变更登记之前反悔,主张行使任意撤销权撤销赠与的,经审查没有欺诈、胁迫等情形的,人民法院应当不予支持。举轻明重,离婚后一方在赠与房产变更登记之后反悔,主张行使任意撤销权撤销赠与的,经审查没有欺诈、胁迫等情形的,人民法院也应当不予支持。


【案例2】范某甲与易某某离婚后财产纠纷案

【裁判宗旨】夫妻双方离婚时协议约定将夫妻共有房产赠与子女,离婚后赠与一方发现受赠子女为自己的非亲生子,以赠与时存在重大误解为由主张撤销赠与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案情简介】

原告诉称:原、被告于2003年2月在瑞昌市民政部门登记结婚,2003年9月生儿子范某乙,2006年11月协议离婚。2012年4月,原、被告办理复婚手续。2004年购位于杨林湖的房屋,2012年初对房屋重新装修作为宾馆经营。2013年11月生小儿子范某丙。2014年11月,原、被告登记离婚。2015年3月28日,经鉴定,原告与范某丙之间不存在亲生血缘关系,原告对受到的欺骗深感愤怒。原告现向法院起诉,请求撤销2014年11月3日签订的离婚协议第二条。

被告辩称:范某丙确实不是原告亲生。位于杨林湖的房屋是2004年买的旧房,2006年后重做,房屋还没建好,我们就离婚了,之后房屋是我一人做,债务我一人还,与原告无关。2014年11月3日签订的离婚协议合法有效,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于2003年2月在瑞昌市民政部门登记结婚,2003年10月生儿子范某乙;2004年购买位于瑞昌市杨林湖二路房屋,2006年将震后房屋重建。2006年11月,原、被告经本院调解离婚时未对房屋进行处分。2012年2月27日,原、被告到瑞昌市房产管理局办理房屋所有权变更登记,双方同意将位于瑞昌市杨林湖二路房屋登记在被告名下,2012年4月瑞昌市房产管理局向被告发放房权证。2012年4月原、被告登记结婚(复婚),2013年11月生范某丙。2014年11月,原、被告登记离婚,离婚协议第二条约定位于瑞昌市城市今典和位于瑞昌市杨林湖房屋房产权归儿子所有。2015年3月18日,原告委托鉴定机构鉴定其与范某乙、范某丙之间是否存在亲生血缘关系,鉴定结果为原告与范某丙之间不存在血缘关系。原告遂诉至本院,要求撤销离婚协议第二条。

本院认为:范某丙非原告亲生儿子,原告与被告离婚协议第二条中将房屋产权赠与范某丙及范某乙,系在误认为范某丙是亲生儿子的情形下所为。原告的赠与行为系重大误解,有权申请人民法院予以撤销。

【法院判决】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撤销原、被告在2014年11月3日签订的离婚协议第二条内容。

【总结】夫妻双方离婚时协议约定将夫妻共有房产赠与子女,离婚后赠与一方发现受赠子女为自己的非亲生子而主张撤销赠与的,无论案涉房产是否完成产权变更登记,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案例3】赵甲与曹某某离婚后财产纠纷案

【裁判要旨】夫妻双方离婚时协议约定将夫妻共有房产赠与子女,且赠与一方在签署离婚协议时知道该子女为自己的非亲生子女的,以受赠子女为自己的非亲生子而主张撤销赠与的,人民法院应当不予以支持。

【案情简介】

原告诉称:原告与被告登记结婚后育有一女。后,双方协议离婚时达成的《自愿离婚协议书》约定“……;三、关于房产:位于XXX的房屋使用权及房内物品归女方所有;……。”离婚后,双方在另一个诉讼中被告提交答辩状承认:“女儿是我通过人工受精所生,而且精子也不是采自原告,因此,原告与我女儿并无血缘关系,可以说只是名义上的父亲。为了保护女儿,迄今为止,我并没有将此实情告诉女儿。”至此,原告方才知晓女儿非本人亲生,因为被告的隐瞒,原告一直误认为女儿是原告亲生并将其抚养成人。原告认为,双方达成的《自愿离婚协议书》第二、三、四条是基于原告认为赵丙是本人亲生这一重大误解,故原告诉至法院,要求判令:一、撤销离婚协议第二、三、四条;二、判决案涉房屋使用权及房内物品归原告所有;……。

被告辩称:原告明知自己没有生育能力,早就知晓女儿非其亲生,女儿通过注射人工受精的方式所生育,被告不存在隐瞒原告的情况。原告在离婚时所作出的意思表示都是真实的,不存在重大误解,故此,被告现不同意原告要求撤销《自愿离婚协议书》第二、三、四条的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一是原告是否知晓女儿非其亲生,原告是否可以据此要求撤销双方《自愿离婚协议书》中对于子女、财产的约定并要求被告承担相应的赔偿义务。本院认为,原告是否知晓女儿非其亲生涉及敏感的身份事项及原、被告的个人隐私,通常除当事人本人及关系亲密的人之外,知晓的范围有限。综合考量本案中原、被告在庭审中的陈述、原、被告对各自主张提供的证据,本院认为,被告提供的证据已形成一组证据链足以证明原告在离婚时已明知呢绒非其亲生的事实。原告现以其不知晓女儿系其亲生,存在重大误解为由要求撤销《自愿离婚协议书》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法院判决】

一、驳回原告要求撤销原、被告达成的《自愿离婚协议书》第二、三、四条的诉讼请求;

……

【总结】夫妻双方离婚时协议约定将夫妻共有房产赠与子女,且赠与一方在签署离婚协议时知道或应该知道该子女为自己的非亲生子女的,以受赠子女为自己的非亲生子而主张撤销赠与的,人民法院应当不予以支持。



【案例4】部分共同共有人可基于意思表示瑕疵撤销共同赠与

【裁判要旨】全体共同共有人将共有财产赠与他人后,如部分共同共有人在赠与合同订立时存在意思表示瑕疵,意思表示瑕疵共有人可诉请法院撤销该赠与。如符合可撤销合同撤销权行使的法定条件,法院应判决撤销全体共同共有人对他人的该赠与,而不应仅判决撤销意思表示瑕疵共有人对他人的该赠与份额。

【案情简介】

张洁与张慧于1988年11月登记结婚,次年4月张慧生育张炜玮。1998年2月,张洁签订商品房预售合同,购买了上海市宝山区杨泰二村某号202室房屋。2002年4月,张洁、张慧及张炜玮登记为该房屋的共有人。2010年4月,在张洁与张慧的离婚诉讼中,经亲子鉴定,排除了张洁为张炜玮的生物学父亲。同年5月,一审法院判决准予张洁与张慧离婚(系争房屋未做处理),张慧上诉后又撤回上诉,该判决已生效。随后,张洁以重大误解为由,于同年7月起诉要求撤销赠与给张炜玮的系争房屋1/3份额。张炜玮及张慧辩称:即使原告存在重大误解,因原告起诉时距赠与行为发生已有8年,故其撤销权已消灭;即使张洁能够行使撤销权,也仅能撤销其对系争房屋1/6份额的赠与。

【法院判决】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洁对张炜玮就系争房屋权利的赠与系基于张炜玮为其亲生女儿的认识,现张炜玮已确定非其亲生女儿,故可以认定,张洁对其赠与行为内容存在重大误解,其对被告的赠与依法可予撤销。亲子鉴定的鉴定意见书出具时间为2010年4月,此时距张洁起诉尚不足一年,故张洁撤销权并未消灭。

一审判决:撤销原告张洁对被告张炜玮就上海市宝山区杨泰二村某号202室房屋房地产权利的赠与。

宣判后,张洁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诉称,撤销应及于整个赠与行为,一审判决实际上只撤销了系争房屋1/6份额的赠与,而事实上应撤销1/3份额的赠与,遂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洁与张慧同意张炜玮为房屋共有人并记载于房地产权利证书上,是基于张炜玮是张洁与张慧婚生子女的一致认知,并在此基础上所作的赠与。对于共同共有财产的处分,需各共有人一致意见才能作出,故张洁要求撤销赠与的效力应及于整个赠与行为。

二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撤销张洁、张慧对张炜玮就上海市宝山区杨泰二村某号202室房屋房地产权利的赠与。

【总结】夫妻双方离婚时协议约定将夫妻共有房产赠与子女,离婚后,赠与一方才知道该子女为自己的非亲生子女而主张撤销赠与的,人民法院应判决撤销夫妻对该子女的赠与,而不应仅判决受欺诈一方对该子女的赠与份额。

相关法律法规

1、《部分共同共有人可基于意思表示瑕疵撤销共同赠与》,卢薇薇,成皿,纪伟,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人民司法(案例)》2011年第20期。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第一款: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九条第二款:人民法院审理后,未发现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的,应当依法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

4、《物权法》第九十七条:处分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以及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作重大修缮的,应当经占份额三分之二以上的按份共有人或者全体共同共有人同意,但共有人之间另有约定的除外。

5、《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适用前款规定。


同类推荐

律师在线预约 10分钟内在线响应
一键找律师
诉讼指导
案件追踪
公检法通讯录
4006-119-088